《宝贝儿》的扑街

任何一部现实题材影片,想要形成社会话题的发酵,其首要前提是故事要好,至少不能崩。

 

读娱 | yiqiduyu

文 | 王垚


杨幂主演的电影《宝贝儿》,在上映13天后,最终还是票房口碑扑街了——而且,这种局面显然跟影片上映前受到的关注及期待背道而驰。


今年9月,《宝贝儿》曾入围第43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及第66届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豪华的主创团队,海外电影节的加持,以及12家影业公司担任发行的保障,让大家对其关注度及期待与日高涨。这部影片在上映首日也获得了院线的大规模排片支持。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10月19日,《宝贝儿》上映排片占比23%,为同档期影片中最高。


然而看似完美的开头,却是不幸的开始,影片上映当天,豆瓣开分6.4分,刚达及格线,口碑的差劲对影片的票房有着实质性的打击,据猫眼专业版显示,该片首日上座率十分惨淡,仅有3.1%,当日退票人次却为当日之最,共有7036次,最终获得1086.3万的票房,仅有上映已经20天的《无双》当日票房的一半。

后续几天豆瓣评分更是跌倒了5.6分,而与豆瓣从来意见不同的猫眼、淘票票此次竟然跟豆瓣出奇的一致,分别为5.4分、6.5分。可以说《宝贝儿》此次是既失去了文艺青年的力挺,又没有获得平民大众的欢喜。随着口碑的持续下跌,其排片跟票房也是断崖式的下滑。周日时候,《宝贝儿》单日的票房仅有337万,被《无双》、《影》、《找到你》等上映已经20天老片反超。在24日的时候,甚至被上映已经34天的《悲伤逆流成河》逆袭,不禁让人唏嘘。

1

无剧本能否真的可以撑起一部电影?



影片选择的题材是对先天无肛婴儿的关注下,所隐含的对人性及社会的探讨,与当前主流环境追求物质的一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种题材在舆论方面优势明显,由于前有《我不是药神》刚刚取得巨大的成功,所以《宝贝儿》上映前也是格外受到关注。


但优势并不意味着可以投机取巧,如果不是真心对这些“不幸的人”抱有极大的同情心,只想着用此题材来换取大家的同情心,这种动机下的作品失败也就顺理成章了。


导演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该片没有剧本,剧情在拍摄的过程中同步修正,在拍摄之前我是有一个五叶纸的梗概。但实际上现在的成片,和五页纸的梗概对比来看,出了事叫还是从女孩子出发,故事的主线没有改变,其他都一样”。


“所有的故事都是人物驱动的,事件设计和人物设计互成镜像。没有故事设计,人物就不可能得到深刻的表现。”——罗伯特·麦基


当电影没有剧本就开始去拍摄的那一刻起,故事的结构也就自然崩塌了。看得出来导演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多,比如对先天性病患婴儿和残障人士才自我认知和社会认同的问题上的关注,对亲情关系的呈现以及对生命的权利的探讨等等,每一个都是非常值得深入发掘发掘拓展的话题,但没有剧本的故事,面面俱到也就意味着浅尝辄止。



2

电影要引起社会话题发酵,

不能只靠题材,质量才是根本



任何一部现实题材影片,想要形成社会话题的发酵,其首要前提是故事要好,至少不能崩,在保障影片质量的前提下,观众自然会将他们对影片自身的讨论延伸到对影片之外的,其社会意义的讨论。


关于《宝贝儿》所要反应的社会现状,先要引起的社会话题,导演刘杰在阐述创作初衷时曾介绍,是一个朋友的亲身经历让他第一次关注到“出生缺陷”这个问题。“当时医生给了我的朋友三天时间考虑,最终他决定让这个严重脑积水的孩子活下来,但后来他和他的妻子为了这个孩子付出了很多。”而后在多个福利院、儿童医院走访的见闻,让刘杰导演对这个问题产生了更多的困惑,“如果我对一件事情产生了困惑,我想到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把它拍成电影。”


但《宝贝儿》在质量层面如此不堪的情况下,后续自然无力引起社会话题的发酵。导演此前质疑猫眼等平台的评分机制,以及回怼官媒对于杨幂演技的Diss,或许本意上是想告诉观众,这部片子并不烂,想让大家通过电影引起大家对于“有缺陷婴儿”以及孤寡老人的关注,但是此时媒体舆论,从主流媒体到营销小号,几乎都在拿影片质量、杨幂的演技开涮。过多的注意力被放在杨幂以及影片有多不好看上面了,电影所反映的社会议题反而被削弱了,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这与导演所说拍摄这部电影的初衷背道而驰。



3

影视公司布局文艺片,以小博大或不切实际



这一切也导致背后的资方大大亏损。


电影《宝贝儿》的主要出品方,爱奇艺影业抱负不浅。作为近年来发展最迅速的新锐的影视公司,爱奇艺去年曾发布“17计划”,其中包括《八月》《淡蓝琥珀》《桃源》等,而“17计划”从相对小众的文艺片类型着手,一是从多元化角度丰富电影市场类型和题材,另外一点是为爱奇艺培养自己的新导演。


中国电影在进入商业时代后,从未有哪个时刻,像今天这样把文艺片推崇到如此高的地位。资本的疯狂追逐,必然会让文艺片获得更好的发展空间,但同样也会导致新的问题出现。


《宝贝儿》这部片子便在此种环境下应运而生,有着文艺片的本质,却带着强烈的商业片外貌。电影上映之前团队为电影不停地进行造势,电影上映前期不停地为路演奔走,杨幂甚至还为电影写了一篇长长的感悟,导演刘杰在微博不停地转发对《宝贝儿》有利的影评,俨然一副商业大片的宣传手段。以至于大家不得不将其拿来跟《亲爱的》以及国庆档上映的《找到你》作对比,但这两部都是破亿的影片,这无疑让《宝贝儿》的期待值也随之拔高。


海外电影节的加持,以及12家影业公司担任发行的保障,虽说是的其在上映首日,获得了院线排片极强的支持。但由于电影节奏过于沉闷,多数观众表示看不懂,使得电影的表现迅速滑落,其实这是典型的市场错判。因为大多数观众都把这部电影当做是商业类型片,但实际表现与观影期待极为不符,这也是《宝贝儿》在票房口碑双扑街的原因之一,因为很多普通众感觉自己像是被骗了,甚至一大部分人是在电影院睡过去的。


近些年中国电影市场已经迎来了多元化发展的契机,在主流观众观影审美持续提升的情况下,文艺片的市场也已经开始逐渐转暖。但不论进行怎样的提升,小众的文艺片,也不会彻底变成大众电影消费的主流。而资本布局文艺片的初衷是以小博大,二者观念的违背蕴藏着巨大的裂痕。《宝贝儿》的扑街,也意味着爱奇艺影业的以小博大或许不太现实。



4

市场越来越宽,

并不意味着文艺片的道路就会越发平坦



近年来电影市场逐渐成熟,国产电影质量的提高、观众理性的回归、电影类型的多元化、文化价值的表达等方面都在发生积极的调整。


因此,从2014年反映“打拐”题材的《亲爱的》,2015年聚焦儿童拐卖的《失孤》,到今年聚焦儿童抚养权的《找到你》,都是在揭露当前社会阴暗面或者反映社会当下存在的问题中,将一个又一个社会热点抛到台前,在引发观众深思。


放在大环境里看,这些电影的出现打破了电影市场娱乐性的垄断地位,能够引发关注就已经是一种进步和成功。此外,也是由于市场上IP热、玄幻热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观众的需求也随着而改变,因此这类电影才有脱颖而出的机会。


但就整体而言,伴随着电影市场的产业化改革,现实题材影片虽然有机会发光发热,但也在经历着它的周期性沉浮,而其中现实题材的文艺片则是其中最弱的一环,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在影市遭遇寒冬期,三四线城市这两年下沉停滞、前些日子低价票彻底补消失后,普通观众在观影选择也会日渐理性,高质量的国产喜剧和高质量的特效大片会形成一个新的需求热潮。此种条件下,虽说比起以前,文艺片有了更多的机会,但道路会比以前更加艰难。


THE END

更多文章:

吴亦凡首张专辑《Antares》发行246个地区,引领华人音乐进入2.0全球化时代

真人秀慢综艺新探索,《野生厨房》“野”在哪里?

李咏的后央视时代:从最具价值主持人,到为妻子哈文打工

《王者荣耀》三岁了,穿透音墙后,还能怎么玩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宝贝儿》的扑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