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丈夫去世,被“小三鼻祖”困扰一生的琼瑶,发千字悼文诉说真相…

她善良、浪漫,也任性、倔强。她感动过人,也伤害过人。


|作者:咖喱


“你若有灵,保佑我有生之年只有笑,没有泪,活得像火花。行吗?好吗?永别了!我爱!”


凄美哀怨声中,琼瑶作别了丈夫平鑫涛。


5月23日,台湾皇冠文化集团创始人平鑫涛过世,享年92岁。近10天之后,妻子琼瑶从悲痛中平息,在社交网站发千字长文悼念丈夫。


文中写道,就在丈夫去世前几天,他们还度过了一个“相对两无言,默默不得语”的40周年结婚纪念日。丈夫生命的最后3小时,琼瑶一直握着他的手,送他最后一程,并在之后采取花葬方式送走了对方。



这篇悼文,延续琼瑶一贯唯美的文风,不仅改写了苏轼的《水龙吟》——“三分离恨,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花落花飞,点点都是离人泪”,还用了自己的歌词——“聚也依依,散也依依!生也依依,死也依依!依依又依依,再见不可期......”,字字句句充满着伤感与不舍。


但涕泪之外,提及往事,琼瑶依然话语尖锐,“当初明明是你拼命追求我,长达16年。让我受了多少委屈……我忍了多少?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回顾两人的爱情,平鑫涛为琼瑶出版了65本书,本本风靡,一手将她打造成“言情教母”;琼瑶也一路拉着皇冠集团扶摇直上,让平鑫涛成为华语出版界的巨擘。但相互扶持的背后,他们之间始终夹杂着“小三上位”的背景,这也一直是琼瑶最被诟病的黑历史。


千帆过尽,爱人辞世,琼瑶诉尽衷肠,也希望将生命中这根最伤人的“刺”彻底拔掉。



“琼瑶式”一见钟情


琼瑶和平鑫涛的第一次相识很“琼瑶”。


当年平鑫涛到车站接琼瑶,川流的人群之中,一眼便认出了那个“一身黑衣、瘦瘦小小”的女子。


平鑫涛对她说:“你一定就是琼瑶!”被问为什么,他回答:“我是从《窗外》认出你,从《六个梦》认出你,从《烟雨蒙蒙》里认出你。”


话语间,他仿佛就是琼瑶剧中的男主角。


琼瑶年轻时的照片


彼时,名不见经传的琼瑶投稿给平鑫涛的《皇冠》杂志,每一篇都得到发表,还意外接到了约稿来信,写信的人正是社长平鑫涛。


平鑫涛在信中对琼瑶的小说《窗外》大加赞赏,“连续三个晚上,不眠不休,一口气读完。这是本不可多得的佳作,你需要再接再厉”。


《窗外》经杂志全文刊发后,琼瑶一时间名声大噪,却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因为琼瑶在小说中通过回忆初恋,表达了对父母拆散她爱情的憎恨,使自己一下子陷入和父母、丈夫的家庭纠葛中,整个人脆弱不堪,抗拒回家。


《窗外》改编成电视剧,由林青霞主演。


平鑫涛把这些都看在眼里,每天送琼瑶回家,在巷口偷偷看她。看着琼瑶在家门口徘徊20分钟,平鑫涛的内心对这个女子充满了怜惜。


多年后,平鑫涛形容那个画面时,琼瑶小小的个子,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在冬天的冷风下走来走去,好像有万斤的压力压在肩上,那种难负重荷的样子,让他终生难忘。


而另一边,琼瑶的出现,也拯救了深陷泥沼的《皇冠》杂志社。平鑫涛自言:“熬到第9年,我们终于遇到了一个琼瑶,《皇冠》真的要起飞了。”


“投之以桃李,报之以琼瑶。”两人在约稿、改稿、交流、出版中暗生情愫。


但摆在面前最大的问题是,当时他们都是有家室的人。


琼瑶和丈夫的感情早已破裂,很快办妥离婚。平鑫涛这边则棘手很多,他的妻子叫林婉珍,娘家是做纺织的,家境殷实,当初全力资助平鑫涛创办了皇冠杂志社。


平鑫涛与前妻林婉珍


受传统道德观约束,琼瑶不愿破坏别人的家庭,但依旧陷入这段感情,无法自拔。


两人分分合合、吵吵闹闹,很“琼瑶式地折腾了10年。


在对方的离婚拉锯战期间,琼瑶和平鑫涛还发生了一起车祸,后来,琼瑶这样描述当时的生离死别:


“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没有天,没有地,没有世界,没有宇宙,这世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一个在车内,一个在车外,再有的就是生或死......我们站在风口,两人都在发抖,不禁抱头痛哭......”


这段琼瑶眼中的生死恋情,对林婉珍而言,却是莫大的屈辱。据林婉珍的儿子平云说:“当时母亲绝望到寻死,但顾虑3个孩子年幼,只好继续坚强求生。”


而真正压垮林婉珍的是一封琼瑶写给平鑫涛的情书,“窗外正稀里哗啦下着小雨,你来了,寂寞就从门缝里出去”


林婉珍后来回忆:“薄薄的两张稿纸,却几乎压垮了我。”


1976年,当平鑫涛再次拿着亲手写的离婚协议书来找林婉珍签字时,林婉珍终于答应了。3年后,平鑫涛和琼瑶低调结婚。


被“小三鼻祖”困扰一辈子


一个平鑫涛成就了琼瑶“言情教母”的美誉,也让她背上了“小三鼻祖”的骂名。


那段时间,琼瑶被骂得很惨。


经常是她在家写着小说,就忽然有读者打来电话,大骂她“狐狸精”“破坏别人家庭”。她很苦恼,但也自知万事有因果,食得咸鱼抵得渴吧。


好在40年的婚姻中,他们一直相爱如初,婚姻幸福稳定。


平鑫涛说,婚后他和琼瑶真的很少吵架,“一年一小吵,十年一大吵而已”


他们的相爱、和睦,也确实有目共睹。直到七八十岁,平鑫涛还给朝夕相处的琼瑶写肉麻的情书:


“我满街乱逛,看画看花,故作潇洒,我还是无法潇洒!倒不如关在空屋里,想你,想你!还有一车子的花,等你,等你……”


而琼瑶更是在平鑫涛得了失智症后,依然要每天都问他“你爱不爱我”。


平鑫涛与琼瑶


在琼瑶看来,从初相识到结婚,16年的感情纠葛,换来40年的恩爱相守,付出也值得。


但耿耿于怀的终究会是林婉珍。


2018年,平鑫涛前妻林婉珍出版新书《往事浮光》。这个一向隐忍不发的女人,在88岁高龄时忽然站出来:“是时候来谈谈我的版本了



在4万多字的书里,她大篇幅地描述了当年琼瑶如何抢走平鑫涛的细节。


虽然50多年过去了,可见其意难平。


林婉珍在书中透露,当年丈夫与琼瑶就在她的眼皮底下“偷情”,琼瑶带着孩子搬到她家对面住,每天下午两点,老公下班之后一定会开车到琼瑶家相聚。


佣人还告诉林婉珍,琼瑶会趁着没人在家时,穿着新衣服来见平鑫涛,还问他好不好看。


两人行事越来越高调,某个午夜,林婉珍打电话去琼瑶家找老公,琼瑶竟然说“你来把他带走”。


书中甚至道出琼瑶愿意“二女共侍一夫”的想法:


“如果能够维持现状,就不会逼平鑫涛离婚,因为现在的状况可以维持四个人的幸福。”

“你的三个孩子都有爸爸,我的孩子也有爸爸,四个小孩都有温暖的家。如果改变现状,大家就都不幸福了。”


这本书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琼瑶一时被千夫所指。


以琼瑶的敏感和好胜,她当然不会不在意,但她也懂得四两拨千斤,直接引用宋词《小重山》中的话“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反击。此外,她还附上了一段和尚“开示语录”,似乎是在暗示林婉珍看开点……


双方各说各话,50多年的恩怨情仇难以评断,但琼瑶一直坚持的就是不承认不反驳,“不管小三、小四都没关系,我没把自己放在那上面。”


所以,直到这次平鑫涛离世,琼瑶还在亡夫的悼词里不惜笔墨再次强调,“沉默是金,沉默是禅,沉默是泪,沉默是爱。沉默,更是‘忍’!”


坚决不插胃管的倔强


在琼瑶的小说里,爱情的力量总是大过一切,《一帘幽梦》中的紫菱可以抢姐夫,《梅花烙》的白吟霜为爱情耍尽心机还是受人喜爱,《水云间》男主抛下发妻非要与千金小姐在一起……这是琼瑶式爱情的经典模式。


现实生活中,只要有了爱情做后盾,琼瑶也可以分寸不让,不惧一切。


2014年4月,琼瑶发表长微博,举报于正编剧的《宫锁连城》抄袭其著作《梅花烙》。


当时于正迅速回应称只是“巧合和误会”,而《宫锁连城》的收视率也因该事件迅速提升。


愤怒与无奈之下,70多岁的琼瑶不惧被骂“抢风头、蹭热点”,毅然提起诉讼,走上了漫长的维权之路。


琼瑶和于正(右)


胜诉之后,琼瑶曾表示,打官司的勇气来自丈夫,当时一家人讨论要不要起诉时,患病的平鑫涛第一个站出来说:“告!不能不战而降,万一输了,也要抱着虽败犹荣的心。”据琼瑶回忆,平鑫涛满眼坚定,那股正气和力量给了自己最大的勇气。


2017年,平鑫涛重病失智后,琼瑶为了“是否插鼻胃管治疗”与3名继子女产生分歧,吵到最后不惜大爆粗口:


“去他妈的鼻胃管”,“我错在年轻时不该认识你们的爸爸,不是错在现在”……


这样的疯狂吓坏了在场的人,大家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曾经写下充满爱意的“我的丈夫失智了!请求你最后一个忘记我!”的那个人。


而在琼瑶的眼里,丈夫很多时候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告诉她,他不想继续承受活着的痛苦,他需要一次解脱。琼瑶也认为人就应该活得潇潇洒洒,不该苟活于医疗器物之中,所以,她拼尽全力要为丈夫争取一次“自由”。


虽然这场缠斗以她的失败告终,但是她也借此向世人表明了她面对生命的态度。


也正是在丈夫住院那一年,琼瑶发出了自己的“笑看死亡书”,在《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这封信中,她嘱咐自己的子女:在生命的尽头,坚决“不插胃管”,“不进加护病房”,“气切、电击、叶克膜……这些,全部不要!帮助我没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计让我痛苦地活着,意义重大!”


没办法让丈夫潇洒地走,她就要让自己倔强地死一次。



像世间的每个人一样,琼瑶也是复杂的。她善良、浪漫,也任性、倔强。她感动过人,也伤害过人。


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毕生都在为爱情挣扎,看着她送别丈夫时的样子,环环不禁想起她的那句经典台词——“你失去了一条腿算什么,紫菱失去的可是爱情!”


这一次,希望她能像悼词中说的那样,“鑫涛,你解脱了!我也放下了。”




|新型富二代的正确打开方式:不秀恩爱,不打电动,捐50亿成为中国首善!

|7年来,他露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江湖上却始终有他的传说……

|何猷君土味求婚背后,酝酿的难道是赌王家族下一场争产风波?



扫二维码:关注金台环环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